首页 >> 沈颖婷

时最专访岳丽娜完美主义者的温柔妥协梁晴晴洪湖钮大可金建模李谷一Frc

文章来源:大旺娱乐网  |  2023-11-29

专访岳丽娜:完美主义者的“温柔妥协”

问及如何在诸多身份间保持平衡,岳丽娜一语破的。事实上,很多事情并不需要同时展开,做一件事便专于一件事是保持高效的关键要素。“我这个人精力有限,做一件事就只能专注于一件事情。”

作者|方雁橙

1张觉隆9岁出道,演了20多年的电视剧,塑造过各种角色,岳丽娜已经习惯并且享受躲在角色后面去体验不同的“生活”。

甜蜜的“负担”

不过今年这种常态被打破了,突然多起来的关注就像是甜蜜的负担,让岳丽娜觉得有些不适应。

最近她去医院照顾生病的父亲,一进门诊大楼就能听到大家的议论声,“这个是岳丽娜吧,她不是演了瑛娘嘛?”。这种关注也让原本随性的岳丽娜多了一些困扰。

这种困扰一方面在于20多年来,习惯了通过作品跟观众交流,过去大家的关注度也都集中在作品和角色上。突然大家对演员由于目前上不能通过理论方法来预测材料和构件在变载荷作用下的强度性能本身的兴趣超过了角色,意味着你需要打破常规,重新建立一套跟观众的相处模式。

另一方面,七八十代的演员对影迷同比增长7.4%或观众有一种特别的情感,他们希望展现给观众的是最好的状态,比现在年轻的演员更珍惜跟观众的缘分,这种特质在岳丽娜身上尤为明显,她不愿意忽略任何一个对自己充满热情和好感的观众,“我会认真的跟大家打个招呼,点点头,说句话”。

“我更喜欢随心所欲的生活,走到哪,往那一坐,没有人关注,没有人议论,想干什么干什么,特别自在。”

“《娘道》是我跟导演

‘掰扯’次数最多的一部戏。”

岳丽娜是因为《娘道》中柳瑛娘一角被更多人认识,事实上,瑛娘是她出演过的角色里和自己性格反差最大的一个角色。

无论是《打狗棍》里的那素芝,还是《铁梨花》里的秋香,都属于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都直性子,观众看着也过瘾。

而到了柳瑛娘,她要演一位封建时期的母亲,所有情绪都得收着,这对平时快人快语惯了的岳丽娜来说,新鲜之余也有点“憋屈颜行书”。

“你想我平时嘻嘻哈哈、大大咧咧惯了,笑点也低。生活中我也不喜欢看那种特别受气的角色,看到瑛娘慢吞吞的特别着急。”

所以《娘道》这部剧也是岳丽娜跟导演“掰扯”次数最多的一部戏。在《娘道》中瑛娘的反抗经历了很长一个过程才凸显出来,如果不能完整看完整部剧,从某一集进入,大部分人都会觉得瑛娘属于逆来顺受的性格。

岳丽娜本人最初面对这个角色也有很多不解,关于台词、关于瑛娘的性格……尤其是在开拍的前一两个月经常会跟导演“掰扯”。

“大概拍摄刚开始的一个月,跟导演‘掰扯’的频率特别高,有的时候晚上都睡觉了,我在那儿背台词,背着背着我觉得不太认同的地方,我就把他(郭靖宇)扒拉起来,‘起来,起来,给我讲讲,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种状态持续了一个多月后,岳丽娜把属于自己的东西都剔除干净了,终于完全成了柳瑛娘。每天到现场后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把柳瑛娘的特色在脑子里过一遍,甚至特地调整了说话的语速,以一种更慢更缓的方式去表达情感。

同时也开始理解柳瑛娘的言行举止,对于处于那个时期的瑛娘来说,周围的环境和人对她形成了一种压迫,她要在那个环境下保全孩子,必须要有一套自己的处事体系。

“她说话之前那一定是得琢磨,这个话我能不能说,还得揣摩一下对方的反应,就会不自觉的地放慢语速。”

经过前期的磨合,岳丽娜完全能能够将自己放到柳瑛娘的时代,用柳瑛娘的思维去思考,去交流。尽管柳瑛娘有很多情绪大起大合的戏份,但平日里她很少把喜1. 济南实验机应置于坚实的基础上怒哀乐写在脸上,有时候很难琢磨透她是喜是悲。

关于柳瑛娘的情绪表达,岳丽娜留了个小心思,“实际上我确实有意去设计,瑛娘在感情到达顶点的时候,其实不太愿意让别人看到她特别悲惨的一面,她还是希望能够以一个积极的状态面对,所以她会以一种刻意的讨好去掩饰真实的情绪。”

岳丽娜说剧中瑛娘真正对隆延宗有男女之情是隆延宗给她刻牌位,两人在交流的时候,柳瑛娘感受到隆延宗的对自己的感情,又回忆起两人小时候的交流,但她最终将这种感情压抑了下来,“所以那段表演我是有意识的设计了一个苦中带乐的一个表演状态。”

关于柳瑛娘身上是否有反抗精神,其实坊间有不少争议。岳丽娜认为将其放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去看,其实能看到她身上的反抗精神,但她的这种反抗是一点点推进的。对河姑身份的否定,冒死承认认识肖姑子......都是对命运的反抗,只是这个反抗有时候没那么及时,达不到让人解恨的效果,作为21世纪的年轻观众存疑也算正常。

“我不拒绝任何让自己保持美丽的方式”

生活中岳丽娜算是演员里活得很明白的那一类,她不会受太多规矩的束缚,主张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去生活,坦然接受岁月带来的一切馈赠,与此同时她也会选择让自己开心的生活方式。通过健身运动保持最佳状态,也不排斥基础的医美手段。

不同于大多数演员拒绝谈论整容话题,岳丽娜很坦然,“其实我一点也不回避,我觉得对于40多岁的女演员,想要保持好的状态,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如果能通过这些方法达到取悦自己的目的,为什么拒绝呢。高登”

不过上有关整容的言论,她倒是有些惊讶,“这种事情对我来讲难度太大了,我是属于极度爱惜自己型的,让自己痛苦的事情,我肯定干不了。而且我都到了40多岁了,再去动刀,没有任何必要,从各个方面来讲,没有什么理由让自己去遭那么大的罪。”

但她并不反对医美,“比如打打水光针,祛祛斑,紧致一下皮肤,这些我并不排斥,这些可以让我保持一个比较好的状态,又不用受那么大的罪,我为什么要拒绝呢。”

她喜欢一切让自己变美的同时保持愉快的事情,“打打针也好,健身也好,包括学插花让自己心情美一点,通过读书让自己保持愉悦,有很多让自己保持开心的方式。”

尽管母亲这个身份让岳丽娜柔和了不少,并没有改变她骨子里心直口快的特质,她的随性也让谈话氛围变得很轻松,不用担心哪些问题会触及到女演员的禁忌点。

不同于采访期间的谈笑风生,说起来今年对于岳丽娜来说并不算平静,先是因为《娘道》的热播人气大增,络上各种争议也纷至沓来。紧接着,郭靖宇导演就“收视率问题”发声,打乱了夫妻二人原本平静的生活。

“他也没想到会有那么大的反响,瞬间一下就爆了,各种压力、各种威胁实际上是常人看不到的,他(郭靖宇)一直都很坚定,不管怎么威胁,不管这件事情多难,就是要坚持到底。我也跟他讲,我说我不喜欢你‘惹事’,但事来了咱也不怕事。”

即便“收视率事件”影响到了一家人的正常生活,但站在影视从业者的角度,她希望有人会因为这件事站出来,“如果没有人站出来,没有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很多好作品可能就被埋没了,我觉得挺不公平的。”

只是这种感性和理性的较量确实也需要莫大的勇气。

完美主义者的“温柔妥协”

岳丽娜承认自己是完美主义者,任何事情只要开始做了,她都会尽力做到最好。“如果这件事情不能够做到让自己满意,就会觉得很抓狂。”

这种习惯也会不自觉地带到工作和生活中,免不了提高对身边工作人员的要求。

不过做了母亲后的岳丽娜意识到自己的处事方式在无意中发生变化,她将这种变化称为“二次成长”。

“大家都说为孩子付出了多少,我并不这样认为,我反倒觉得我在带孩子的过程中,修正了自己身上的很多问题,性格上,生活习惯上,包括与人相处上都改变了很多。”

在采访中每次提及孩子,她整个人都变得很温柔。

“有一次我跟她爸斗嘴,问女儿‘你觉得咱们家谁最厉害?’然后她看看他,看看我,说了一句‘都结婚了,生了三个孩子了,还争什么啊。’我当时我就惊呆了,我在我女儿身上学到了很多,包括她性格里的温柔是我以前没有的。”

这种变化也出现在她身边人的描述里,采访中不止一次听到身边人说“娜姐心态乱弹阿翔特别好,真的没有一点架子。”

从严苛的完美主义者到温和随性,很显然到这是一次温柔的“妥协”。

“有些事情并不见得必须要那么完美,也是走了一圈之后,慢慢学会了做减法。”换了一种生活态度后,有时候反而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反倒轻松了很多。

对待身边人她谦逊、柔和,自带磁力。真正遇到问题又能看到她骨子里的倔强。刚柔并济是岳丽娜给人的整体印象。

在演员、家庭、幕后工作者多种角色间切换自如,她作为出品人的《最美的青春》获口碑收视双丰收,主演兼出品人的《小娘惹》目前正在拍摄中。

当问及如何在多重身份间保持平衡,岳丽娜一语破的,很多事情并不需要同时展开,做一件事便专于一件事,不仅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也不至于让自己陷入混乱。“我这个人精力有限,做一件事,就只能专注于一件事情。”

商用展示冷柜工作原理
低通滤波器工作原理
化妆都有什么风格妆面
梦见花轿是什么意思